希瓦资产梁宏:选股比择时简单 分散持仓应对波动

  嘉宾介绍:梁宏任希瓦私募首席投资官,基金经理,曾从事美股职业交易员6年,并在美股,港股,A股三地有15年以上的投资经验,擅长成长股投资,价值投资,善于期货期权等衍生工具交易以及衍生工具组合应用。2018年荣获第9届金牛奖一年期股票策略投资经理。2019年荣获第6届英华奖三年期最佳私募投资经理,东方财富五年杰出私募基金投资经理奖,2020年荣获第11届金牛奖三年期股票策略投资经理,2020年荣获第7届英华奖三年期最佳私募投资经理。

  在市场动荡中,如何有效控制回撤?分散化配置能否很好应对波动?互联网公司的核心吸引力是什么?新能源车行业又该如何看待?近期,希瓦资产创始人梁宏做客《财富大咖秀》,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梁宏表示,其实择时是比较难的,就他个人而言选股比择时要简单。如果是一个价值投资者,想要控制回撤其实非常难的,但他个人把回撤当作一个结果,并不是把它当作一个目标。

  梁宏认为,相对于传统企业难以扩展业务,互联网公司因为有流量,业务容易扩展。比如说一个公司原来只是做外卖的,一项一项业务也扩展开来,边界是比较宽广的。而对于电动车行业,汽车的消费是固定的,自动驾驶这一块是产生增量价值的,确实会带来一些新的商机,新的变革。

  以下为采访实录:

  1、希瓦资产梁宏:动荡中择时并不简单

  主持人: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们是在财富大咖秀节目当中跟大家又再次见面了。今天我们请到的是咱们业内非常优秀的管理人是希瓦私募创始人梁宏。

  梁宏:您好。

  主持人:希瓦是从小私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百亿级规模,想听梁总讲一讲这个历程,包括一些心得等等。

  梁宏:我们公司是2015年4、5月份开始做私募,一开始第一个产品也就四千多万的规模,到现在已经有几十个产品了,累计的规模应该也有200亿左右。我觉得有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业绩,确实一个资本公司要做大你的业绩是必不可少的。另外也有一定的机遇,正好我个人有一定的个人流量,后来又跟渠道的合作,才把规模慢慢地做起来。投资业绩这一块,总的来说做好有自己的实力,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还有整个团队的帮助,其他人的帮助,我觉得这个天时地利人和都是需要的。

  主持人:在过去比较大的市场动荡中,能保持住回撤,同时在这样的市场当中还能有亮点,是不是梁总您在择时方面特别看重,是重于择时造成非常好的结果吗?

  梁宏:其实择时是比较难的,就我自己个人而言,我觉得选股比择时要简单。择时其实是赚得是一个β的钱,选股是赚的α的钱。比如说指数,我通过选股来战胜市场,其实我自己分析过过去五六年做基金以来的投资,我择时做得优秀其实也就是15年、16年那一段,几轮顶部就逃掉了。17年到现在更多的还是通过选股来战胜市场,比如说跌的时候比市场跌得少,涨的时候比市场涨得多。其实我更多的,大部分时候还是通过选股,通过α来获得超额收益的。你要获得β的一个择时,这个是比较难的,首先频繁择时肯定是得不偿失,追涨杀跌频繁的择时,最后一统计反而是负贡献的。

  主持人:聊到这我们有一个感触,就是在相对大的周期的顶部、底部,梁总非常有心得。

  梁宏:这个东西其实是比较难的一件事情,就是你规模小的时候你是可以频繁试错的,像有些散户,你就几十万或者几百万甚至几千万。

  主持人:进进出出很容易。

  梁宏:对,你是进进出出是比较容易的,你觉得这里顶部了,见顶了,你可以清掉。发现跌不下去了,或者又起稳了,你可以追回来。但是如果管理百亿、千亿资金,是不可能频繁地去做试错的动作的,这时候减仓,仓位控制,左侧右侧也是要结合的。当你觉得一些个股特别贵了或者什么,你可以稍微先减点仓,到右侧的时候你再把仓位降下来。确实你规模大了以后,万一你减仓减错了,这个挺尴尬的事情,所以就我自己来说,现在目前阶段择时做得比较少,更多的通过选股去战胜市场,因为择时真的是一件挺难的事情,所以我们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研究个股上面,个股研究公司基本面这方面。

  2、希瓦资产梁宏:把回撤当作一个结果

  主持人:在回撤方面能不能给大家一点建议,咱们分两个角度,一个是你作为百亿规模的管理者,关于回撤跟大家分享一下您的心得和经验。第二个对于咱们广大观众朋友在回撤方面,投资领域有什么意见。

  梁宏:其实回撤这个话题,因为市场其实是波动的很厉害,如果你是一个风险厌恶者,不希望特别回撤大的,像我自己主要就是通过分散配置。

  主持人:分散配置。

  梁宏:我仓位可能只有8090,但是我会分散到多个行业。持有的个股也会数量比较多。投资人如果也厌恶风险的话,他可以通过分散这种行为去做。但其实回撤这个事情,我把回撤当作一个结果,并不是把它当作一个目标。

  如果你是一个交易者,你的思路是偏交易类型,你确实是可以把回撤作为一个目标。比如说你最大回撤,或者你的整个资产下来超过多少,你把仓位要砍掉,砍到多少,这样是能控制回撤的,比如说超过10%就清仓了,不玩了,这也是一种做法。

  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基本面的投资者,是一个价值投资者,想要控制回撤其实非常难的,一只股票比如说十块钱是合理的,它在泡沫阶段可能四五十都能涨上去。但是它在大熊市,非常悲观的时候,它可能跌到三四块钱也会。他从三四块到四十,这么一个十倍的区间波动都是有可能的,如果是一个基本面投资者,你八块钱买上去了,跌到七块,控回撤把它给卖了,这种做法是偏交易的,并不是偏基本面或者长期投资的。

  主持人:是的。

  梁宏:所以我觉得如果你是一个偏基本面做长期投资者,我自己觉得你就不应该把回撤当做一个目标,不要把回撤当作目标,你更多的是按照你的投资理念去做,比如说你想控制一些波动,想波动小一点,你就分散一点,在行业上面,数量上面分散一点,这样子相对来说会好一点,整个下跌,市场不好的时候波动可能会比单一集中持仓会好很多。

  3、希瓦资产梁宏:互联网公司业务边界宽广

  主持人:希望梁总好好聊一聊互联网,相关互联网企业。

  梁宏:互联网确实是我自己个人是比较喜欢,也相当来说擅长一点的行业,但是确实最近几个月互联网板块也是调整比较多。有很多原因,一种是本身他们也是作为一个核心资产,过去两年,很多互联网公司也是疫情受益股,在去年都是涨了比较多,因为确实去年因为放水大家都是拔估值的,估值拔完了以后可能有一个负反馈的过程,那么就是降估值的过程,这是主因。

  其次互联网公司都是一些平台公司,可能或多或少涉及到一些行业垄断,最近政策对一些互联网的巨头公司,各种各样的不管是电商,不管是外卖还是短视频,方方面面这种巨头公司,都会有一定的政策的约束,调查他们的一些反垄断情况,或者说对消费者不友善的情况,方方面面对他们最近是高峰期,介入他们,对他们进行一定的监督,管理规范,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市场情绪,行业的市场情绪也不是特别好,所以跌幅也是比较大的。

  但是我个人确实是比较喜欢这些行业,因为一方面这些公司你从市值也看得出来,我们A股市值最大可能是茅台,但是你所有中国公司放在一起,你发现市值最大的都是互联网的巨头,包括我们传统的两大巨头,还包括了未上市的字节跳动,如果他上市市值肯定也是超越茅台的,类似这些互联网公司,他们的市值可以看到,他们相对来说代表了整个中国最赚钱的公司,应该说最赚钱的公司,有些公司可能还出海,全球也有竞争力这样子。为什么我们自己精力会在中国公司会研究互联网公司,每个公司会研究一些科技的巨头呢?

  当然大家在想,为什么我们这个公司科技上、技术上为什么落后呢?这个没办法,美国公司基本上都是靠科技、靠研发。不管是从半导体、生物制药等等都是一些科技研究方面的东西,他们是科技领先的,这是代表美国之前的生产力。

  中国当然在科技上也在努力地追赶,但是目前中国做得最好的确实是一些互联网平台公司,他们的生意模式是领先的。不可否认他们给我们的生活也带来非常多的便利,像我们现在拿了一个手机可以不用带现金,移动支付,共享单车,搭车,共享充电宝,各种各样的购物,方方面面这种业务模式的创新,中国这方面是全球领先的。

  这些公司为什么我看好他们?一方面公司,客户数据在手里,未来数据是最值钱的资产,我们的平台公司有我们所有用户的数据,不单包含的一些基本信息,包括用户的各种消费习惯,你的路径,你去哪里,日常轨迹,方方面面的数据平台公司都有,这些数据是最值钱的。

  他们因为有流量,有东西以后,他们业务容易扩展。比如说很多公司原来只有一项业务,原来只是一个通信工具,一个业务一个业务全部扩展开来。一个公司原来只是做外卖的,一项一项业务也扩展开来,边界是比较宽广的。

  所以它不像一个传统性公司,他主营业务是这个,再去扩主营业务非常难,比如说你做空调的,这个空调公司他做成行业老大了,他想再做别的,手机,再做那个,他很难扩,所以他只能在一个行业中把品做下去,但是互联网公司他有这个平台,有这个流量,有这个用户以后,他一项一项业务都能做出来,做游戏的,做电商了,广告收入了,又去做社区团购了,又去做各种各样线下生活服务了,他一个业务一个业务容易拓展,所以它的边界是非常广阔的,他拥有一个平台,又运用数据代表了未来,业务又容易扩展。

  再加上它的流动性又非常好,股票又有弹性,因为我自己管规模已经到这个规模了,这些公司是具有流动性和弹性的。不是很多公司有流动性和弹性的,有些公司你觉得有弹性,他没有流动性。你只能买一点点股票。有些股票你有流动性,但是弹性很弱,就像银行股,他每天波动太小了,达不到收益预期。

  比如说相比我们的白酒公司,白酒龙头优势是高确定性,但是他的增速可能未来没那么快了,但是你换到互联网行业来说,他的确定性可能没那么高,因为他时刻是在竞争的,比如电商原来只有一家独大,到后来三足鼎立,到现在已经战国七雄了。

  方方面面,互联网的竞争是无时无刻都存在的,时刻在竞争,所以互联网你是要时刻观察跟踪判断,判断对了你收益非常好,你判断错了你亏很多钱,这个是没办法的,因为它确定性相比我们的白酒这个肯定是有差距的。但胜在空间大,弹性大,你做得好,收益高,这个东西要仔细具体去看待。

  4、希瓦资产梁宏:纯粹电动车不带来增量市场

  主持人:接下来还有让梁总聊教育,聊人口的,还有聊新能源的,梁总您挑一个。

  梁宏:我今天讲新能源吧,新能源里面分两块,一个是新能源电车,一块是光伏,都是新能源的。

  过去从2019年11月开始新能源板块是行情非常大的,这里面我自己说句实话,觉得新能源汽车这一块泡沫是非常大的。为什么这么说?就是说其实新能源汽车和传统汽车加起来就是汽车,就是油车和电车,过去每年的全球的汽车销量其实是相对来说比较稳定的,并不是说有很高的一个增长。

  因为汽车的消费是固定的,你要产生增量价值,自动驾驶这一块是产生增量价值的,因为自动驾驶这块东西出现以后,他确实会带来一些新的商机,新的变革。但是自动驾驶这一块除外,纯粹的电动车,电动汽车这块东西,我认为它并不产生增量的东西,我一个人我要买车了,我并不是说油车的时候我不买,电车我就要买。

  主持人:是的。

  梁宏:我并不是油车预算20万,变电车了我预算变成50万。

  主持人:是的。

  梁宏:都不会,我要买车,我的预算是20万,我还是20万,只是在油车和电车里选一选,整个汽车的消费产值是稳定的固定的,我不知道这个数据具体多少,全球一年比如说正常年份,应该是多少万亿的汽车销量。

  主持人:中国大概一千多万辆。

  梁宏:应该是多少万亿的一个消耗,我觉得这个数据是稳定的,并不会因为电动汽车产生了,市场就大了好多倍,除了自动驾驶这块东西我认为是能带来增量的价值,增量的一个空间,但是本身的汽车消费是固定的。你可以发现整个电动车高潮来以后,从产业供应链,产业链到原材料,到最后终端整车厂,包括美国的龙头公司,包括我们中国的,很多股票翻了。

  主持人:车没卖几辆,但是股价。

  梁宏:五倍、十倍。

  主持人:对。

  梁宏:而且传统汽车过去还是盈利的,原来比如十倍市盈率,这些公司还是盈利的,这些电动还在烧钱阶段,一个电动汽车公司很多还在赔本赚吆喝的过程当中,市值已经超越了很多传统汽车公司。

  我自己觉得电车最终和油车加起来,我觉得是一个固定消费的东西,所以从这个角度,当然阶段性的你认为增速快,经济增速多少多少,未来几年有多少电车,给他一个非常高的PE。我自己觉得整个电动汽车这个板块,我自己觉得不管是产业链还是电池龙头还是终端,向下空间非常大,当然也有阶段性的行情。

  我这个观点其实跟大部分的买卖方观点都不太一样。你去问卖方,一般都是画一个雄伟的蓝图,他们跟我的观点不一样,但是我的观点就是说电车加油车,就这个蛋糕,你不会说把蛋糕做大,消费力就决定了,你不会创造增量,我就是买个车。除了自动驾驶,确实有增量的东西存在,车本身是不创造增量的东西,而且电车产生以后,利润还小于油车,所以这块泡沫,过去很多股票涨了五倍、十倍,泡沫太大了,我估计这长期要消化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