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帆VS张弢:如何把握2021年成长股投资机遇?

  精彩看点:

  对于成长股,不必要过分在乎短期估值,看好未来的成长性,看好未来的前景,可能对于你的赛道、公司核心竞争力等判断更加重要。

  股价长期来看是波动上行的,跟随它的整个产业发展上行,至于很短的周期里到底是向上波动还是向下波动,我自己觉得对于科技股的投资不是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把握住整个科技创新周期带来成长的机会。

  分享嘉宾:

  张帆华夏基金股票投资部总监、基金经理

  张弢北京泓澄投资投资总监、创始合伙人

  江帆招商银行北京分行

  如何看待2021年市场表现?

  市场是否处于估值高位?

  张弢:整体看来未来几年市场相对来说是比较乐观的状态,源于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可能是基于外部的压力,也可能有很多其他的原因,但我们的内部政策非常明确走在了相对比较好的方向上,很多偏改革性的动作,包括对内部如何激发活力方面的政策这几年不断推进,这可能是很重要的一个相对乐观的时点。

  其次,包括去年疫情事件的发生等,让中国在全球市场上充分展现了国家综合治理能力,中国市场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不但是一个大的市场,而且有很好的公共安全品提供给你,所以去看特斯拉全球工厂,就中国最超预期,所以特斯拉股价表现这么好。整体来说,市场底色判断我们比较乐观。

  具体2020年整体涨幅比较多,一些科技股表观估值好像比较贵。首先科技股的估值评判相对而言整体比较难,科技股的魅力就在于由于技术进步,可能会带来很多非线性的增长,因为大量创造了社会价值。回过头来看,很多科技股可能过去十年或者很短时间内就能取得很高的涨幅,包括现在全球市值最大的公司,前十个有六个是偏科技的,所以科技本身价值创造能力非线性,用一个简单PE/PB去估很难,很难直接说估值贵。

  我们已经隐隐约约看到很多新科技的诞生,但具体是什么?是叫移动互联网还是叫什么?我们其实不确定。比如自动驾驶、人工智能AI,这里可能孕育大量新的社会价值的创造,所以对于股东价值企业价值的成长可能会超出大家的预期,不能简单去看它表观估值偏贵。

  张帆:对我个人投资这点并不是特别重要,我最关注的是目前市场处在整个成长行业或科技行业发展的哪个阶段。我们现在其实处在5G开启大的科技创新周期,这可能是十年期周期起步的位置,后面成长空间非常大。股价长期来看是波动上行的,跟随它的整个产业发展上行,最重要的是把握住整个科技创新周期带来成长的机会。

  如果市场出现了一些调整,其实并不是很可怕的情况,也就是说估值高或市场回调不是造成我们投资失败或亏损的原因,如果没能够把握好整个成长的通道,可能涨了10倍,但调了20%,因为这20%错失了机会,才是成长股投资最遗憾的地方。

  2021年科技领域有哪些结构性机遇?

  张弢:科技这里有很多领域机会都比较好,有一个领域相对来说机会长度比较长、空间比较高,就是偏云计算相关的,偏B端应用软件这块的赛道很长,对股东价值创造也比较大。

  第一,中国过去这么多年来,人其实是越来越贵的,加上包括最近中国和欧盟之间的协议等等,大方向上一定是重视知识产权,所以我们以前有一些欠投入的东西,比如企业B端的软件,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多。

  第二,这类东西跟很多其他一些行业比还有一个比较大的好处,就是黏性极强,一旦用了,再去做营销或再去更换,对客户来说更换成本很高,一旦进入了以后,成长的斜坡可能就会很长久。比如现在的微软市值这么大,很重要的是B端业务的黏性,我们又处于这类软件新兴发展的阶段,所以这里机会会非常多,在很多行业中都会有比较好的这类投资机会。

  张帆:除了云计算这个长期赛道,有非常好的成长机会。我主要想说一下新能源板块。

  最近两个月时间,新能源汽车上涨幅度比较大。新能源汽车现在大概是200万辆销量,但整个中国是2000多万辆车,而且全球大概是9000万/年销售的车,非常像2010年苹果智能手机iPhone4的时代,那时候全球10部销量的手机里只有非常少的智能机,回头看今天全球大概每年卖15~16亿部手机里14亿部是智能机,而且手机的价格比十年前上涨非常多,这么大量的增长和价值的增长是十年前我们不能预见的。新能源汽车的今天非常像十年前智能手机的状态,所以往后看,这至少是十几倍甚至更大的市场空间,上是一个非常长的坡。

  尽管短期可能会有回调,但市场告诉我们的是这个方向是值得重视的。回想起2010年智能手机产业链的A股也是出现很大涨幅,即使是2011年时手机产业链回调了一把,全年其实大部分股票是下跌的。但是拉回来看,2010~2017年年底这八年时间里,消费链指数涨了30倍。我们到底是否应该因为20%的回调而放弃投资呢?还是应该更专注于挖掘这些机会,在更长的周期上获取更大级别的收益呢?答案也是清楚的。

  如何看待择时?

  张弢:在绝大部分时候,大家除了日常流水需要的钱以外,其他的钱需要做相应投资的,根据年龄做一定比例,是偏稳定性还是偏股票性的,这是长期比较有价值的。

  如果想择时,这个数就要重新规划,可能90%都会是错的,择时是非常难的事情,即使放到基金经理的角度来说也很难做到,所以有余钱就应该做投资,投哪一类呢?根据自己的年龄状况来做选择,不要做择时。

  张帆:我的组合管理或我的投资其实是不太择时的投资,有两个原因:

  1。我们不需要为一个可能能赚好多倍的机会来放弃那个机会,就为了规避百分之十几的回调,而且也不一定回调,历史上看这么操作的错得比较多。

  2。从我投资经验来看,择时对我来说是必败策略,我自己申购自己的基金也不择时,每次申购时都有点虚心,怕回调,但这四年多拿下来效果蛮好的,所以我们投资的目标,长期和复利是投资的基础,想去择时是想短期赚快钱,这跟投资的初衷是相悖的,我自己的建议是其实不太需要择时,不需要把所有的钱全部All in再一个地方,但是应该根据自己的投资规划真正做长期复利的投资,不需要在短期里做择时。

  成长股和价值股投资有什么区别?

  张弢:我们每个人对成长或价值的理解都不大一样。对于绝大部分基金经理来说都会觉得自己是价值投资者,无论买什么,都会觉得自己是价值投资者,因为我们是希望去发现公司潜在内在价值,希望挣到企业成长的钱,价值的对立面不是成长,价值的对立面是非价值,是看图,是掷骰子。

  我猜想大家可能会把价值和成长对立起来,大家脑海中的成长就是增速更高的,价值就是增速慢一点,现金流比较好的,如果是以这个去做区别,其实可以说出它们有一些什么不同,比如狭义的价值股,因为我是要挣每年现金流、分红派息,变化不大,但希望能稳定,这个稳定的确定性就要求很高,哪怕每年增长5%也行。对于成长股,不在乎短期估值,看好未来的成长性,看好未来的前景,可能对于你的赛道、公司核心竞争力等判断都会比较重要。

  张帆:我是做成长股投资的,其实价值的对立面不是成长,而是非价值。我觉得是二者有两个区别:

  第一,价值其实看得更多的是壁垒,要稳定,成长更多的是变化,比如价值型投资者更重视品牌,但是成长型选手可能更关注的是渠道,就是变得快的东西,所以关注点不一样。

  第二,从美股过去九十多年历史上来看,在这么长的周期里,成长股跟价值股的表现其实差不多,这两类资产本身没有谁好谁坏。巴菲特投资价值股,菲利普菲雪这种投资成长股一样是最顶级的投资者,所以两类资产本身并没有谁好谁坏,对于基金管理人来说,更擅长的是哪一方面,也就是说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投资能力在哪里,所以并不是底层资产有什么大的区别。

  5G产业周期下科技产业发展机遇怎么看?

  张弢:中国科技公司很多处在以前没有见到的时代,很多公司影响力不但是同步,而且领先于海外。

  以计算机行业未来,早期大型机、小型机,基本没有中国公司的身影,所以就没有中国股东价值创造。到了个人电脑,我们就有一些边缘性玩家,有些许股东创造。再往后发展到桌面互联网,我们有搜狐、携程,大家当时买了这些公司的股票,可能能挣钱。

  到了移动互联网,其实我们就是全球的主流玩家了,开玩笑的说,如果上市第一天买了腾讯拿到现在,收益率秒杀所有基金经理。如果站在这个点再往后看,客观来说在很多科技上已经处于全球偏领先一点的位置,比如我们5G基站占全球一半以上,AI、智能驾驶、自动汽车等等都在迅猛发展。可以自然推演,可能在下一个科技时代,我们会有巨大的股东价值创造,大家对于很多行业会重新去认识,所以它不是一个少见的机会,是一个非常普遍性的机会,当经济、科技、人力、应用发展到这个阶段,在各行各业我们都能看到以科技为代表的子行业的大量投资机会。

  张帆:我自己是一个电子研究员出身,又当了基金经理,大家说科技股时总说科技概念股要炒什么主题,也反映出产业发展阶段。在这一轮5G带来整个大的科技创新周期里,我们国家产业链的位置和上一轮有特别大的差别或有特别大的进步,很多核心要素全部都具备了。我觉得科技公司的投资价值会越来越是直接给股东创造出价值,越来越多地像类似华为、腾讯这样的机会会在我们未来的路上出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