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寻夫”微博砸掉市值23亿 还惊动交易所 什么情况?4万股东“躺枪”了!

K图 605136_0

  上市公司老板娘全网“寻夫”,竟然惊动交易所。

  3月12日午间,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向丽人丽妆(605136)就相关媒体报道事项发出监管工作函,涉及对象是上市公司董事、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黄韬。

图片

  自3月8日以来,疑似丽人丽妆老板娘全网“寻夫”事件持续发酵,引发全网热议。三八“女神节”当天,注册名为“丽人丽妆翁淑华”的微博用户发文表示,被迫喊丈夫“回家”。据该用户的简介显示,翁淑华是丽人丽妆的001号员工,其“寻找”的人正是丽人丽妆的董事长黄韬。

  受此影响,丽人丽妆股价遭受重挫,随后的2个交易日内大跌超17%,总市值蒸发超23亿元,持有丽人丽妆的4.2万股东非常无奈:“两口子吵架,股民买单”。

  3月11日,黄韬终于发声表示,司法的事情司法解决,我们更相信法律,大家看到的并不是真相,当前不方便回应舆论关切的问题是因为丽人丽妆即将披露年报。

  一条“寻夫”微博砸掉23亿市值,惊动交易所

  3月8日,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的妻子翁淑华在微博上隔空喊话,称黄韬“玩消失”,这几年晚上从不回家,长期置家庭于不顾,而自己作为全职太太已经隐忍多年,一直和孩子在等待黄韬回家。

  在微博中,翁淑华更是@了汉理资本董事长钱学锋、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自媒体人papi酱等人,试图寻求帮助。

图片

  微博发布后,丽人丽妆老板娘“寻夫”事件持续发酵,截止发稿,该微博被转发数量超过2万次,评论数量达3535条,点赞超6万次,更是一度冲上微博热搜。

  舆论危机愈演愈烈,直接影响到上市公司股价,在微博发布的第二天,丽人丽妆股价大幅低开后,迅速闪崩跌停。第3天盘中,其股价再度跌停,随后稍有反弹,最终收盘大跌超8%,2个交易日内的累计跌幅超17%,总市值蒸发超23亿元。

图片

  “后院起火”事件引发股价剧烈波动后,直接惊动了交易所。3月12日午间,上交所披露,向丽人丽妆(605136)就相关媒体报道事项发出监管工作函,涉及对象是上市公司董事、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黄韬。

  据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黄韬毕业于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获得硕士学位,之后两年,黄韬任教于清华大学。在美国通用担任两年高管后,2002年11月,黄韬开始创业,先后创立了飞拓无限、丽人丽妆。

  “第三者”直指阿里前高管?丽人丽妆董事长回应

  面对沉默的黄韬,丽人丽妆老板娘翁淑华于3月11日再度发声:“既然你@丽人丽妆黄韬眼里只有@丽人丽妆和副总,没有这个家,那请注意查收文件,换个地方见吧!”,言语中流露出欲与黄韬决裂之意。

图片

  在这条微博配图中,“丽人丽妆翁淑华”展示了几张发给上海某律师事务所的文件,但文件内容则被遮挡。有网友猜测,该条微博暗示黄韬和丽人丽妆副总可能存在婚外情,并且翁淑华可能要起诉离婚。

  那么被矛头指向的丽人丽妆副总,究竟是何人呢?

  据丽人丽妆财报中高管名单显示,目前上市公司只有一位副总经理,姓名叫黄梅,1980年出生,曾在阿里任高级投资经理。

图片

  目前,黄梅是丽人丽妆的董事、副总经理;1980年出生,于2005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

  履历表显示,2005年7月至2008年9月,黄梅曾担任汉理资本高级经理;2008年9月至2011年5月,曾担任阿里巴巴高级投资经理;2012年2月至2014年4月任上海宝尊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财务副总裁;2014年4月至2016年3月任丽人有限董事、副总经理。2016年3月至今担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图片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虽然丽人丽妆披露的股东名单中没有黄梅,但她仍间接持有丽人丽妆的股份。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黄梅分别持有63%股份的上海丽仁、持有99%股份的上海丽秀,分别持有丽人丽妆7.84%、3.30%的股份。以此测算,黄梅间接持有丽人丽妆股份约8.2%。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丽人丽妆的001号员工,翁淑华没有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且没有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面对凶猛的舆论压力,在翁淑华二次发声的当天,当事人、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终于出面接受采访回应此事。在采访中,黄韬对每经表示,因为丽人丽妆即将要发布年报,不方便回应这些问题。

  除了发年报前的特殊期,黄韬不回应的另一原因是,他认为,自己已经处于舆论“弱势”地位。“司法的事情,司法解决,我们更相信法律,我们不喜欢走公关手段,我就是这个态度。”黄韬说道,“等到过一段时间,你们看到真相的时候,就明白我在顾虑什么了,毕竟我还要考虑到很多人的安全。”

  夫妻创业不易,丽人丽妆未来将何去何从?

  翁淑华回顾自己和丈夫创业经历表示,2006年,黄韬因患上急性糖尿病,长期居家养病。当时正值电商兴起,于是翁淑华夫妇在淘宝做起了店小二,也就是现在的丽人丽妆。

  2008年,相宜本草成为了丽人丽妆第一个代理运营的化妆品品牌,随后丽人丽妆的经营开始步入正轨。第二年,黄韬翁淑华夫妇迎来了第2个孩子,而翁淑华慢慢“退居二线”,成为了一名全职太太,照顾孩子。

  2012年,丽人丽妆迎来最关键的转折点:阿里巴巴战略入股。

  当年,阿里创投出资4500万元,拿下了丽人丽妆20%的股权,短短三年后,阿里系再次出手,出资11472.56万元购得丽人丽妆5.3%的股权,在一系列融资过程中,黄韬通过出让股权,累计套现了1.42亿元。

  引入阿里巴巴之后,丽人丽妆的经营发展有如神助。

  2012年后,丽人丽妆连续多年登上天猫化妆品品类销售排行第一名,并一路拿下了兰蔻、雅漾、美宝莲、兰芝、施华蔻、欧莱雅等多个国际化妆品品牌的授权,生意越做越大,并于2020年登陆资本市场。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丽人丽妆的电商零售业务99%以上在天猫平台上实现,品牌运营服务也几乎全部在天猫平台上实现。

  而截至2020三季度末,黄韬持有上市公司33.49%的股份,系第一大股东,以最新收盘价计算,其身价已超过40亿元。阿里巴巴位居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59%,由此可见丽人丽妆属于阿里系上市公司。

图片

  作为一家化妆品代运营的电商企业,丽人丽妆的核心本领就是获取曝光度与流量,自然需要牢牢抱紧阿里巴巴这条大腿。

  流量加持之下,丽人丽妆的业绩高速增长,2016-2017年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66%、70%,净利润增速分别高达145%、179%。但是高速增长持续的时间并不久,2018年以来,丽人丽妆的净利润增速持续下滑,2020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1.89亿元,同比下滑2.1%,为5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图片

  品牌代运营的门槛较低,化妆品竞争尤为激烈,丽人的日子也不好过,销售费用居高不下,占期间费用的平均比例超过90%,占营收的比例达到25%,几乎是行业平均水平的2倍。

  尽管如此,挥金如土的高投入也没能带动营收的高增长,丽人丽妆在上市的第一年便进入了瓶颈期。

  其实,从丽人丽妆的经营模式可以看出,虽然披着电商的外衣,但其本质上就是一家化妆品经销商,早期依靠互联网电商流量红利快速崛起,但是随着线上流量红利逐渐消失,线上竞争加剧,流量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没有独家品牌、渠道与技术的优势,例如丽人丽妆这种线上经销商的日子或许会越来越难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