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龙:美股见顶回做价值投资知易行难 对好股票保持信心和耐心

K图 000001_0

  本周沪深两市出现反复震荡的走势,白龙马股则在抄底资金入场带领之下出现了一波反弹,当然反弹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周五再次出现了一定的调整。经过前期大幅下跌之后,A股市场进入到震荡筑底期,单边下跌的过程已经结束,但反复震荡难以避免,这时候投资者就要战胜恐惧。

  在经过大幅调整之后,一些优质的公司已经是跌出了价值,这时候就要坚持长期主义,从长期的角度去看待企业的长期投资价值,而不要过于在意短期价格的波动。

  外围市场方面,在连续创出新高之后,周四道琼斯指数出现了冲高回落,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攀升到1.75%,引起投资者的担忧。道琼斯指数虽然盘中创下新高,但尾盘出现跳水下跌了0.46%,纳斯达克指数更是大幅下跌超过3%,标普500指数也下跌了1.48%,原油价格出现重挫,美油重挫近8%跌破60美元大关。

  近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出现大幅上升,隔夜上升至1.75%,创出2020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涨了6个基点,自2019年8月以来首次突破2.5%的水平。由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被视为全球风险资产定价的基准,被视为无风险利率,因此,美债收益率持续上升也意味着无风险利率的快速上升,对高估值板块不利。

  美债收益率的上升一方面是美国推出1.9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将会拉动资金的需求。另一方面中美利差可能收窄,这对于美债收益率也是一个推动。第三美联储虽然表明未来两年不会加息,不会过快收紧,但仍然会有投资者担心美债收益率可能会提前反应两年以后的加息,从而出现持续的走高。美国经济复苏方面也有超预期的表现,这一定程度上对冲了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上升。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周三强调,在有切实证据表明美国经济已从新冠危机中完全痊愈之前央行不会加息,这给市场也注了一支强心剂。但周五市场出现下跌,表明在美股连创新高之后多空分歧在加大,市场从单边上涨阶段进入到高位震荡阶段,这对于A股市场短期的走势也形成了一定的影响。

  周五A股调整应该说和隔夜美股下跌有一定的关系,当然相对于美股的历史高位,A股市场现在还处于3000多点的位置,所以并不是估值泡沫很大的时候,当然一部分优质的股票在过去几年受到资金的追捧出现了大幅上升,从传统市盈率的角度来看,估值已经不低。

  但随着机构投资者的占比超过50%,也就是超过散户投资者,机构大多数是坚持基本面研究的,机构选出来的优质股票都是类似的。这会使得优质公司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享受一个估值的溢价,特别是一些消费白马股,可能会享受品牌的溢价。

  对于很多消费公司来说,品牌是最重要的一个资产,但根据会计的这种谨慎性原则,品牌价值是无法进入到资产负债表的。这样的话相当于消费类企业的资产是被低估的,这反过来会使得企业的估值显得比实际要高,这一点值得重视。

  巴菲特说我奉行一条简单的信条: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巴菲特说自己无法预计股市的短期波动,对于股票在一个月或一年内的涨跌不敢妄言。但有一种可能即在市场恢复信心或经济复苏前,股市会上涨,而且可能是大涨。如果你等到知更鸟报春才知道春天来了,那时候春天快结束了。

  事实上从短期来看,股价的波动无迹可循,但从长期来看,好公司将给投资者带来超额回报。巴菲特的老师格雷厄姆曾经说过,股价短期是投票机,长期是称重机。我们看A股市场30年来走出来的十倍牛股,甚至上百倍牛股,无一例外都是业绩优良的好公司,这些企业通过长期的增长给投资者带来了长期的一个回报。

  中国的好公司基本上都已经上市了,通过资本市场去配置这些好公司的股权,无疑是分享中国改革开放成果的一个最佳捷径。如果这些好企业没有上市,即使我们看好也没办法做他的股东,比如说华为,所以我们要珍惜资本市场给我们带来的机遇。有了资本市场,我们才可以以比较低的成本来买入这些好公司,做他的股东。

  做价值投资要坚持初心,做股票不是为了进行买卖的博弈,而是为了做好公司的股东,这样的话就能够从短期的投机变为长期的投资。因为好的公司它将会给投资者带来持续的分红,或者是资本利得的回报,实现复利增长。投机者则是试图通过短期市场的博弈来获得差价,这一定是零和博弈,甚至是负和博弈。

  芒格说我不赚市场的钱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说要赚企业成长的钱,和企业一起成长,所有的价值投资者都将获得正和博弈。因此,价值投资者是不排他的,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价值投资的行列,那么伟大的企业才会享受溢价,才会获得宝贵的资本,这一点是发挥资本市场资源配置优势的一个重要方面。

  我一直倡导价值投资理念,从2016年起我就提出白龙马的概念,即白马股加行业龙头,现在已经深入人心。价值投资正是从2016年起开始逐步的发扬光大,2016年我把它叫做A股价值投资的元年。很多人已经认识到只有坚持价值投资,拒绝投机,才能够真正的在资本市场获得好的回报。

  价值投资不是击鼓传花的游戏,不是投资人之间的零和游戏,不应该从同伴手中赚钱,而应通过企业持续不断创造价值来获取收益,共同把企业的业绩带高做大。做价值投资为何永远在任何市场都是少数派,这是巴菲特的原话:因为做价值投资是一场修行,知易行难。当幸福来敲门时,你要刚好在家,也就是说对于好公司的坚持其实需要耐心。

  很多时候可能好的公司会出现连续很长时间的调整,或者是横盘整理,但一旦启动可能很难让投机者追上。做价值投资就要善于等待,其实等待也是一种主动,等待不是什么都不做,保持耐心最好的做法就是对无关的事情连想都不要想,一直要想清楚什么是该关注的,什么是不该关注的,要避免被一些噪音所干扰。

  (杨德龙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