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民追风:很少有人可以一直站在风口上

  持仓第49天,“白酒!永远的神!”第50天, “心态有点崩”。第51天,“先小小吃一口”。

  第52天,“心也累,身体也累,真掏空”。

  去年6月,慎羊开始在微博更新上述“基金日记”。他是计算机专业的在读研究生,去年3月底,他第一次接触到基金。那段时间,他在家上网课,“恰好有换手机的冲动”,基金一路上扬的净值曲线吸引了他。慎羊本以为搭上的是盈利的快车,没想到坐上了涨跌互现的过山车。

  进入2021年,基金销售市场更加火爆。 “基金”相关话题频繁登上热搜,公募基金进入了“破圈时代”。与此同时,易方达基金经理张坤被顺势推上神坛,他管理的主动权益基金规模突破千亿元,粉丝为其建立了“易方达张坤全球后援会”,粉丝突破两万。

  春节假期结束,“开门红”没能如期而至,长达十三个交易日的单边下跌行情,跌没了新基民年前没有落袋的收益。资本像一头巨兽,不知道往哪奔涌。根据Mob研究院数据,2020年上半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基民规模突破8000万,新增基民突破2000万,其中白领、在读学生为基民主力军,占比65.9%。

  投资基金成为2020年起步的风潮,新基民试图在趋势中锁定一些收益,但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他们的确在行业轮动中认识了风险,上了节投资入门课,也重新认知了财富对他们生活的意义。

  新手入场

  第一次投入市场,慎羊谨慎地选择了和自己专业相关的5G、半导体两个行业的基金,恰逢半导体行情火热,他尝到了一丝甜头。再次建仓已是6月份,他投入了近2万元,这笔钱是慎羊做兼职以及在学校做物品交换项目攒下的。“15分钟去看一次,没心思看电影看书、打篮球、打游戏。” 那段时间,他刚考研结束,精神状态紧张,注意力由应试转移到了赚钱。

  渴望赚钱的想法起因于毕业酒会。他本科好友大四挣够第一个六位数,酒会上,好友端起酒杯许下30岁挣够七位数的心愿,刺激到了他。他喜欢电子产品,每年换一次手机,喜欢捣鼓无损音质的音乐播放器,逐渐让他意识到创收可以充分满足自己的爱好。

  许瑞第一次买基金比慎羊迟了4个月,错过了去年7月中旬前一波长达数月的普涨行情。她在广州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经理,毕业不足一年半,她形容自己是“小亏亏”,“一买就跌,一卖就涨”。根据基金热门板块推荐,她分别选了混合、白酒、银行三个板块下的产品,三只基金每支投入一千元。

  许瑞不了解基金买卖规则,持仓的第三天才得知交易日下午3点后买入,不算当天的收益。根据基金交易规则,场外基金(在银行、 证券公司、第三方理财平台或基金公司直销平台交易的基金)每个交易日下午三点之后买入,按照下个交易日的净值计算。

  去年七月的第三周,行情震荡,招商中证白酒指数基金净值由1.48一路跌到1.32。持仓不足一周,她选择了清仓,“想体验钱生钱,但赚钱好慢”。除去基金申购费和管理费,基金持有不足七天收取1.5%的手续费,这使她额外亏损45元手续费。更令她捶胸顿足的是,清仓第二天又迎来一波上涨行情。

  许瑞渴望通过买基金实现经济独立,生活能灵活自如。前年,她牙槽被虫蛀了,疼痛难忍,不得不去口腔医院拔掉龋坏。医生建议她做种植牙手术,七千块钱的价格令当时大学还没毕业的她望而却步。去年9月,她刚转正不久,同事们在讨论去哪家美容医院割双眼皮,她凑近听到1.7万元的价格,便走开了。“包括去专柜买一把不同色号的口红,月底不用算钱花在哪,都需要有财富积累。”

  吸取第一次没赚到钱的经验,她开始学习投资理财知识。打开手机第一件事,不再是刷微博热搜,而是去基金讨论区潜水,关注达人、大V的复盘分析。“9点早评,12点午评,14点半投资策略分享”。她想过设置闹铃提醒,但发现闹铃没响,她早已自觉查看。

  去年12月,她重新杀入市场。投资三万余元,暗示自己“不要频繁操作,买了不要动。”除了大V推荐的白酒、军工、医药这些热门板块,为了约束自己少操作,她还选购了一只消费板块的新基金,封闭期三个月。根据《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规定,基金封闭期内不接受赎回,且封闭期不得超过3个月。

  与第一次接触资本市场的90后不同,80后的胡军已在股市摸爬滚打十多年,两年前因为小盘股不景气,他将视线转移到基金市场。

  他选购基金从来不跟别人讨论,不相信专家分析,强调“独立思考”。胡军喜欢看国家政策解读相关的新闻,最终将“宝”压在新能源行业。

  他告诉记者,自己老家有一句顺口溜总结了什么叫聪明理财,“第一层次的人,把钱花完,投资自己和子女教育;第二层次的人,把钱存银行或买银行理财产品;第三层次的人才炒股买基金”。

  尽管他很认同这个道理,却选择做“第三层次的人”。他把这归因于“货币贬值的焦虑”。胡军是一名三线城市的文字工作者,收入涨幅缓慢。家里有两个女儿,一个读小学,一个上幼儿园,兴趣班、补习班都时刻考验着他和妻子的赚钱能力。

  此外,货币基金收益率连年下跌,促使他进入风险更大的市场“搏一搏”。2013年余额宝推广,胡军尝试存入几万元,每天有近10元收益,余额宝年化收益率4%以上。到了2018年,七日年化收益率跌到2.5%。同期,排名头部的股票型基金收益率涨幅却超过一倍。

  “别人恐惧,我贪婪”

  去年12月,白酒、军工、有色金属等基金板块持续上涨,许瑞第一次体会到“一飞冲天”的快乐。上证指数连涨三天后,工作不足一年的她把工资卡里结余的两万都买了白酒、军工板块的股票型基金。夜里12点,她窝在被窝里欣赏基金的当日净值,“躺着赚钱”的愉悦感打败了工作上的磕磕绊绊和朝九晚十的疲惫。

  自那以后,她决定每月15号发工资后,拿出六千元买基金,只给自己留下两千元生活。“钱生钱”的愿望一旦膨胀,省出投资本金的念头就像一辆刹车失灵的电动车,根本停不下来。同事约日料、火锅的饭局,她借口最近要吃减肥餐;化妆品,衣服网购时要货比三家,看好的款式一定得找到售价最便宜的卖家;购物用花呗,外卖账单用月付,还要选择分期付款。“理财收益还账单利息”,在她看来绰绰有余。

  好景不长,1月初上证指数表现疲软,许瑞的基金净值连跌四日。她却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镇定,“刚开始有追涨心理,后来明白跌了是补仓的好时机”。

  距离15号发工资还有六天,上证指数跌了近2%,许瑞嗅到了机会。她躲进公司楼梯间的安全通道门后,兴奋又有些局促地拨通母亲的电话,向母亲借钱补仓。“我和我妈说一定会涨,我知道怎么玩,亏了我也会还钱。”生活在四线城市,只用过银行定期储蓄的母亲一时理解不了,但她信任读过大学,在广州从事互联网工作的女儿。放下电话,母亲就转来了一万元。

  这是许瑞第一次体会“别人恐惧,我贪婪”,只是她也不清楚此刻别人真实的想法是“恐惧”还是“贪婪”。

  1月结束,行情都没跑赢月初的头几天。许瑞亏了两千多元,她把这归结为“本命年水逆”。父亲得知母亲借钱给她购买基金,并不支持,但也开始关注基金行情,上证指数跌了就会打电话劝许瑞最近不要买。

  在基金公司从事产品开发的李洋告诉记者,入市就像谈恋爱,多谈几次恋爱,受过伤,才能看淡。

  由于在基金公司任职,李洋“买入的基金产品半年内不能卖出”。他觉得这条行业规定对他影响不大,“从专业角度看,买一个(基金)产品至少要有持有三年以上的打算”。

  作为有行业经验的投资者,他也有两次被“恐惧”和“贪婪”支配的经历。2015年7月底,上证指数暴跌,是市场血雨腥风的前兆,李洋视之为抄底的绝佳时机,“结果抄在山腰上”。基金收益率一路走低,市场经历很长的阵痛期才在2018年年底反弹。“去看前一年的收益的时候,你会发现心很疼,到2018年年底有一种快放弃的感觉”。

  第二次是2020年2月3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A股跌幅-7.72%。李洋意识到市场的恐慌情绪,“把要生活的钱扔了进去”。山雨欲来风满楼,短期内市场震荡剧烈,反弹、急跌,一种尽在掌控中的快感很快被未知和恐惧替代。

  “跌妈不认”

  过年前夕,许瑞磨磨蹭蹭没订回家的车票,一方面因为疫情考虑就地过年,另一方面担心父母问起她“一塌糊涂”的基金表现。“奇迹”发生在除夕前两天,她持仓的招商中证白酒指数基金年前两天涨幅7.26%,许瑞不但回本还净赚五百元。

  她有了回家过年的底气,有些纠结要不要卖,“评论区持仓过年的人占80%,半仓不足50%,少数人清仓。”她选择跟着多数人的意见,卖了四成白酒板块,保留六成仓位,其他板块不变。

  春节后,经过13个交易日上证指数由3655.09点跌到3421.22点,众多明星基金一齐下跌,网友制造出“跌妈不认”这一热词,意指基金跌到妈都不认识了。深受财经大V“逢低加仓”策略影响,许瑞选择在节后第一天加仓七千元,生活开始吃土模式。

  她的花呗欠款三千元,月还款八百元;外卖平台欠下一千元,月还款四百多元。她和两个室友租住三室一厅位于中环的房子,月租金一千七,下个月要交下个季度的房租。即便如此,许瑞还是觉得自己是互联网一代,面对变化接纳程度高,对未来的赚钱能力有信心,是个“高风险投资者”。

  同为90后的慎羊,在选购基金方面谨慎很多。慎羊的父母都是会计,他很小的时候,每晚家里的电视机就停在中央2套财经频道。家里妈妈管钱,妈妈是长线投资持有者,一只股票放七八年没有操作。慎羊耳濡目染,喜欢看《资本论》、《国富论》一类的书籍。

  妈妈身边有朋友教育观念比较超前,儿子大一时给一万元,让拿去投资,如果第二年结余1.25万元,就拿出更多钱给孩子投资。慎羊的妈妈很受触动,在慎羊赚了第一笔基金收益后,将家里的账户借给他操盘。

  使用家里账户投资基金的两周,对慎羊来说“夜长梦多”。“我手里有一点点积蓄,第一天跌亏了我还得起,连续跌几天我不知道能不能还妈妈本金。”他学习计算机专业,特地开发了个软件预测后两天的趋势,“使用的算法简单,一开始还用的美股的数据”。预测与实际有些距离,上证指数波动不足1%,都足以令他睡不着觉。两周里,他每天告诉妈妈做了什么操作,大多数时间他用在看盘,学习分析K线,及“反弹”、“跳跃”、“权益”一类投资惯用语。

  他仅对家里账户进行过一次操作,“跌了的时候补了一次仓”,当收益率达到10%,他毫无挂念地将账户交还给妈妈。慎羊惧怕“出现不能控制的预期”,白天他躲在自己房间里思考、焦虑,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出来透透气。

  “帮家里操作那次消耗了很多精力,和收获的喜悦不成正比。”他曾一度认为自己的数学能力足够支撑他参与金融游戏,但那段时间帮助他认清,“我不是浪里白条,来去自如。基金只是理财的一种方式,不是生活的全部。”

  “失信”于新基民

  慎羊打篮球结识了两个财经大V,微博分别有16万和30多万粉丝。一个是在校学生,修读金融专业,一个是有几年工作经验的白领。他们告诉慎羊,挣钱主要不是靠自己的基金,而是靠推荐股票和投资理财APP。认识他们后,慎羊不再迷信财经博主,“年纪相仿,阅历相当,不比我强很多。”

  此外,慎羊观察发现一些财经博主推荐“今天买医疗,明天买白酒,后天买军工。但他们自己的操作频次很少,持仓40到50万,和自己持仓规模不同。” 不一定值得模仿。

  春节前一天慎羊的基金表现。

  许瑞同样提出了质疑,她提高声调,用劝诫的口吻告诉记者“财经(博主)都是骗人的。”过年前,她想把终于回本了的基金清仓,发现很多分析文章在劝大家持仓过年,预测年后有一波大涨行情。“跌妈不认”的基金收益令许瑞对“专家”失去信任。

  同样令人失去信任的还有出圈的基金经理。1月25日,基金经理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净值暴涨5.05%,“蓝筹”登上热搜。张坤被网民奉为公募一哥,一个名为“易方达张坤全球后援会”的微博ID粉丝数量达到两万。“坤坤勇敢飞,ikun永相随”“坤坤不老,蓝筹到老”等表情包在微博上刷屏。

  张坤管理的基金对白酒股情有独钟,以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为例,该基金第四季度报告显示,贵州茅台、洋河股份、泸州老窖、五粮液为前四大重仓股,占基金总净值的39.28%。春节以后白酒指数基金振幅超过20%,粉丝大骂张坤们无能。

  胡军对这种现象不以为然,他觉得粉基金经理和粉明星没有什么不同。“谁买都赚钱的时候,大家想起你。不赚钱了,没人再会提起你。”“基金经理和明星都有过气的时候。”

  更令李洋感到震惊的是,B站上的美妆博主也开始给粉丝推荐基金。“因为所有人可以发声的渠道很多,也都想去追求流量,导致(粉丝后援会)不是那么的纯粹。”

  零和博弈

  胡军将投资比作一场零和游戏。参与者有输有赢,一方所赢正是另一方所输,而游戏的总成绩永远为零。“时间节点对了就赚了,筹码放得越多,可能输得越多。”

  他记得2007年10月16日到2008年10月28日,上证指数从6124点跌到1664点。上证指数接近最高点时,妻子身边所有人都在买股票,甚至上班中途请假去证券公司开户。

  2007年10月16日上证指数到达最高点,随后上证指数下跌,周围人不断补仓,抓紧上车机会。长达一年,上证指数跌不见底,替代“焦虑”、“骂骂咧咧”的是避而不谈,宛如一潭死水。

  回忆那段经历,他感到一丝庆幸。因为2009年结婚,他提前抛售了大部分股票用于买房、装修,还借了些钱。婚礼办得比计划中的简朴,他原本想靠股票“搏一把”,将婚房精装修,床、沙发、床垫都置办最好的,在四星级酒店举办婚礼,股市没能帮他实现这个心愿。

  股市的阴晴不定,使胡军很早就有了风险意识。他为两个女儿单独开了个银行账户,孩子的教育基金不敢用于高风险投资,买了银行的理财产品。前两天,他打开所购理财产品发现收益率是负的,苦笑着“不敢指望达到预计年化收益率4%”。“投资理财,要有好的心态,要么长期持有,要么割肉离场。”

  李洋也有一段不那么成功的炒股经历,2004年开户,2006年由于工作原因销户,算下来“不赔不赚”。“风口过了就是过了,很少有人可以一直站在风口上。”他不太喜欢关于年度十强、二十强、冠军基金经理的报道,“市场风格不会恒定不变,万一明年市场风格转换了,大概率你前期涨,后期不涨,甚至还亏的概率很大。”

  “跟钱沾边的事情,每个人心态不会那么平和。”李洋观察有新基民一口气买入二三十支基金,想要去不同的行业分一杯羹。“风险分散了,收益也分散了。你觉得总有一个会站在风口上,那就要考虑到另外一个会跌的很惨。”

  一心想要实现经济独立的许瑞,从最初莽莽撞撞地“追涨”,到践行“逢低买入”的策略,再到“只要我不卖,我就不是韭菜”的佛系心态,像极了十年前初入股市的胡军。李洋解释,“你刚开始会盯着(基金),后来变得麻木,再后来你发现自己心态有一个很好的变化。”

  李洋每个月预留出生活的钱,将工资和年终奖都投入基金。近两年行情好,年化收益率维持在40%左右。他觉得投资的目的要纯粹,纯粹到只是想让基金保值,运气好的话增值,一切靠时间发挥效果。

  元旦前,白酒市值疯长,慎羊一度想过“是否还有必要跑兼职?”他害怕基金上热搜,也不喜欢和周围同学探讨有关基金的话题。“全民疯狂的时候,意味好景不长。”看到别人发微博晒基金截图时,他又有一丝得意,“觉得自己态度比对方成熟稳重”。

  《国富论》中把人分成经济人和社会人,慎羊更认同自己“社会人”的角色。两者的差别在于对待金钱的态度、野心、目标不同,慎羊的目标是成为有趣且能干的人,投资只是生活中一件普通的事儿。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