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吸金56亿!这款手游挑战《王者荣耀》 背后公司差点上市!腾讯真紧张了?

K图 00700_0

  一款手游最近火了!

  根据最近Sensor Tower发布的调研报告来看,一款近期迅速蹿红的手游《原神》在2020年9月发售以来,各个平台总共获得了8.7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56.6亿元)左右的的收入,而且《原神》玩家每月在游戏中的消费达到了1.7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1.3亿元)。

图片

  在游戏发售的五个月时间内,《原神》的总收入在所有游戏中排名第三,仅次于腾讯的《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

  因为该作还登陆了PS4和PC平台,它为米哈游带来的总收益可能会更高。

  其实原神才上线的时候,曾被质疑抄袭赛达尔。

  但是原神的玩家应该都清楚这个游戏的内核,完全就是一个中国文化的内核,这点是国外游戏公司做不到的,原神比较注重剧情,让玩家产生沉浸感。

  其主线故事发生在一个被称作“提瓦特”的幻想世界,在这里,被神选中的人将被授予“神之眼”,导引元素之力。玩家将扮演一位名为“旅行者”的神秘角色,在自由的旅行中邂逅性格各异、能力独特的同伴们,和他们一起击败强敌,找回失散的亲人——同时,逐步发掘“原神”的真相。

  跨界大玩脑机接口

  就在原神火爆出圈的同事,米哈游又在最近开启了“整活模式”,上线了新的合作内容。而这次的合作内容不仅上交大附属的瑞金医院,同时研究的项目也从游戏变更为了更为高端的“脑机接口”项目。

  这一项目是由CEO蔡浩宇代表米哈游和瑞金医院签署协议,结合各自在行业的优势领域,将信息技术领域应用到临床医学研究中来。并且在合作协议正式签署成功后,联合实验室将启动“难治性抑郁症脑机接口神经调控治疗临床研究”项目。

  据了解,这个脑机接口就像人气动画刀剑神域中的主人公们一样,通过一个特殊装置让自己的意识进入到虚拟世界中,从而做到学习、游戏甚至是治疗疾病。

  背后的公司曾冲刺IPO

  现象级手游的背后是一家年轻的游戏公司——米哈游。这是一家刚成立7年的小公司,曾排队三年,上市未果。

  2020年9月,米哈游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

  2017年3月,米哈游首次递交IPO申请公开招股说明书,当时公司计划募资12.22亿元。2018年1月,米哈游更新了招股说明书,将募资规模提升至14.89亿元。当月米哈游也收到了证监会的首发意见反馈。

  财报数据显示,2017 年上半年,米哈游营业收入5.879亿元,净利润4.47亿元。2016年全年营业收入4.24亿元、净利润2.72亿元。与大多数游戏企业类似,米哈游有着超高的毛利率。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别达到80.83%、93.85%、95.08%、96.86%

  据了解,米哈游由3名上海交通大学80后研究生创办,成立约7年的时间,自称是中国为数不多拥有原创二次元IP的企业,经营模式国内领先。但对于单一产品的过度依赖也让米哈游饱受诟病。

  公司的营收支柱为《崩坏》系列。2014年3月,《崩坏学园2》实现营收翻倍,由2014年的9500万增长到2015年的1亿7000万,增幅达到180%。

  招股书显示,《崩坏》系列游戏为公司积累了丰富的运营经验,截至2016年9月30日,《崩坏学园 2》充值流水累计超过7亿元;《崩坏 3》在APP Store 上线次日就获得苹果首页推荐,至2017年1月31日游戏累计注册账户数超过1200万个,累计充值流水超过人民币5亿元,是公司未来盈利的重要保障。

  两员工被判赔偿腾讯上百万

  原神的大火让米哈游和腾讯竞争关系似乎变得有些激烈,双方在争抢人才的角逐上也不遗余力。在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两则民事判决书上,孙某和吉某某两位腾讯前员工因违反竞业限制被老东家上法庭,最后双双被判赔偿百万违约金以及退还竞业限制补偿金。

  在这两位前腾讯员工的判决书中,孙某在和腾讯签订的劳动合同到期后选择续签至2024年。不过在该续签合同还未做满时,负责《刀锋铁骑》、《欢乐球吃球》、《无限法则》等游戏开发的孙某于2019年从腾讯公司离职,签收了腾讯向其发出的《竞业限制通知书》,并可以获取每月2.25万元竞业限制补偿金。

  不过当孙某退出腾讯公司之后,却在同年入职上海科之锐人才咨询有限公司,并在公司内担任信息工程师一职。但该工作只是孙某逃避竞业限制的幌子,其实际上是被安排到同为游戏公司的米哈游工作,从事人气手游《崩坏3》的内部优化。这一事实被老东家腾讯方发现之后,便一举将孙某告上了法庭。

图片
图片

  另一位员工吉某某也如法炮制了孙某的曲线跳槽。曾就职于腾讯并负责《掌上道聚城》开发的吉某某,在续签途中也于2019年从腾讯离职。在明知自己已经签署了《竞业限制通知书》,并领取每月2.46万元补偿金的情况下,也通过孙某入职的公司走进了米哈游的大门,并从事《原神》PC客户端的相关开发工作。

图片
图片

  这一“隐蔽”的入职同样被老东家腾讯所发现,而吉某某最终也迎来法律的制裁。在上述两名员工的判决中,孙某不仅要返还老东家腾讯的竞业限制补偿金约15.8万元,还要按照规定赔偿竞业限制违约金约97.64万元;而吉某某也分别返还和赔偿16.87万元和107.95万元。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