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盈基金明星医药经理“闪电”离职 爆款候选人年内业绩表现不佳

  基金公司“老十家”之一的宝盈基金目前正面临着权益经理团队青黄不继局面,在重点培养对象郝淼“闪电”离职后,后任能力仍需市场检验。此外,公司在实战管理中还存在一定疏漏,部分产品投资疑似打擦边球。

  基金公司“老十家”之一的宝盈基金目前正面临着权益经理团队青黄不继局面,在重点培养对象郝淼“闪电”离职后,后任能力仍需市场检验。此外,公司在实战管理中还存在一定疏漏,部分产品投资疑似打擦边球。

  节后二级市场大幅震荡,投资人购买基金热度明显降温,新基金发行由此前的一日售罄变成延长募集,此外,基金经理离职潮苗头再起,其中不乏钱睿南、郝淼这样具备一定号召力的人物。

  宝盈基金网站公告显示,宝盈医疗健康沪港深和宝盈新兴产业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郝淼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郝淼的成名作是宝盈医疗健康沪港深,该基金一度在去年上半年位居前十。去年11月27日,该基金双基金经理之一的曹潜先行离职,几个月后,另一位基金经理郝淼也选择拂袖而去。

  除了基金经理人员出现变动,宝盈基金的现有基金经理也有隐患。公司网站首页显示,3月18日起,由张仲维挂帅的宝盈智慧生活正式上档发行。作为一位任职时长达五年半的基金经理,张仲维管理的基金不仅今年悉数收益率告负,且管理时间最久的宝盈科技30年内净值增长率仅有-17.82%(截至3月25日,下同),在同类产品排名中接近垫底。在此前,基金经理李健伟还曾在年内出任新品基金经理,但同样也未能打响头炮。

  对于宝盈基金主动权益类产品现状,上海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指出,宝盈基金的问题主要是权益类产品居多,规模过于集中在张仲维、李进和肖肖三人的身上,且三人投资风格相近。对于宝盈来说,其应该以头部权益公募为榜样,在各类风格上都有拿得出手的基金经理。

  郝淼做出成绩后迅速离职

  接任新秀能否胜任需时间考验

  不可否认的是,宝盈基金近年来为内地公募行业培养出多位明星大咖,无论是稍早前的“一姐”王茹远,还是后来的“宝盈四小龙”彭敢、杨凯、张小仁、盖俊龙,不仅在特定时间段光芒四射,且也让当时的内地基民牢牢记住了“老十家”之一的宝盈基金名字。

  时过境迁,如今的宝盈基金的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似乎缺乏特别出类拔萃的人物,无论是已经离开的易祚兴还是段鹏程,抑或是尚在公司的肖肖和张仲维,他们管理基金的业绩和当年鼎盛时期那批人无法同日而语,而当初郝淼的加盟曾一度让宝盈看到了重回巅峰的希望,可如今其也选择离职。

  医学专业出身的郝淼加盟宝盈基金所管理的第一只产品是医药主题的宝盈医疗健康沪港深,该基金在2019年和2020年所取得的年度回报均超过70%,在同类基金产品排名中位列前茅。不过,作为内地较为罕见的沪港深类主题医药基金,这只产品持仓还是引来一定非议,因为其重仓配置的港股占比少之又少。以去年的四份季报为例,《红周刊》记者只在一季报中发现港股中国生物制药的名字,其余的前十大重仓股均为内地医药股。要知道,按照基金契约业绩比较基准设定,该基金应该有20%的仓位对标香港恒生指数的。

  这样疑似战略性放弃港股市场的结果,在产品业绩回报较好的年份尚且可以平息投资者争议,但在业绩回报较差的年份就会遭到非议。2021年开年迄今,该基金所实现的净值增长率仅为-8.71%,在同类基金中的排名跌至靠后的位置。究其原因看,重仓股的大幅回调是“难辞其咎”的。

  从最新的基金四季报来看,基金经理严格按照契约重仓医药领域的各类标的,尤其是对大热的CXO细分赛道显得情有独钟,譬如泰格医药、凯莱英、康龙化成等相关标的均被收入囊中。但不容忽视的是,基金经理对于单一标的持股比例明显过高,如对第一大重仓股泰格医药持仓占比达到了9.20% ,而该股牛年以来最大跌幅已经超过了30%,很显然,单一持股比例过高在市场下跌时对基金净值影响明显。

  从这只基金产品的基金经理来看,首任基金经理段鹏程在管理期间基金表现也长期低迷,只到第二任基金经理曹潜上任后,特别后来郝淼的加入,才让该基金净值表现连续几年排在同类产品前列。去年11月27日,曹潜不再管理该基金正式卸任,原本给了郝淼一个更大的施展才能的舞台,但未承想在三个月后,郝淼也因个人原因辞职。而

  在郝淼离开后,接替他管理宝盈医疗健康沪港深和宝盈新兴产业的基金经理变成了姚艺和陈金伟,考虑到这两人均为新秀基金经理,能否成功接班尚需打上一个问号。

  “从陈金伟去年四季度接手宝盈国家安全战略沪港深来看,其大幅更换了此前基金经理的重仓股,此次接手宝盈新兴产业后,有很大概率会改变产品原来偏好医药的风格,这对于当初青睐郝淼医药投资能力而买入的投资者而言,将面临一次去留的抉择。”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陈亮亮如是强调。

  李健伟“受挫”,张仲维挂帅新品

  宝盈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星光黯淡

  郝淼“闪电”离职问题或许只是一个缩影,宝盈基金的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目前还存在很多问题有待解决。据数据显示,宝盈旗下的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主要有张仲维、肖肖、李健伟、李进、杨思亮、朱建明、蔡丹、陈金伟、姚艺等人,从从业年限来看,这些人两极分化现象明显。

  具体来说,其中并没有从业时间超过6年的资深老将,从业时间最长的是张仲维,5年半的时间在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阵营中笑傲,而肖肖、李进、朱建明等人也凭借着4年时间跻身于第一阵营。除这些人之外,接替郝淼职位的姚艺任职时间都仅过10天,而陈金伟的任职时间也刚刚超过百天。在这样一支多人任职时间偏短的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队伍中,宝盈基金接下来会主打哪一张牌就要颇费一番思量。

  从2021年最新情况看,基金经理李健伟承担了打头炮的重任,由他挂帅的宝盈基础产业在春节前正式成立,彼时市场还没有出现调整,但是该基金最终的募集情况仅约为21亿元。究其原因,或与李健伟所管理的两只基金表现一般有关,其中宝盈转型动力2020年的净值增长率为35.31%,在1885只同类产品中排名973位;宝盈核心优势A的2020年净值增长率为57.63%,在1885只产品中排名第528位。

  在李健伟头炮变哑炮后,第二个上阵的张仲维同样重任在肩,但存在的问题同样不容小觑。从2021年开年迄今的收益率来看,其管理的主动型权益类基金的净值增长率全部下跌超过10%,特别是宝盈科技30的净值增长率下跌超过17%。从原因来看,该基金恪守契约严格配置科技股和新能源股遭遇行业波折是问题的关键,第一大重仓股宁德时代牛年以来下跌了26.12%。

  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济安金信基金分析师程颖分析称,“在选股规模方面,张仲维以大盘股为主;在资产配置方面,张仲维的表现较为激进;在持仓周转率方面,张仲维交易频繁,经常进行波段操作”。

  对比来看,一度在去年排名战中表现不佳的肖肖在今年却意外走红,其所管理的宝盈优势产业逆市实现18.94%的增长率。从去年四季报持仓来看,彼时还是白酒股一统天下,十大重仓股中“茅五泸”和顺鑫农业占据了四个席位,持股占比均超过9%,但产品净值却能够在节后白酒股持续大幅回调中逆市走高,这背后很可能是该基金经理提前调仓换股了。

  对于基金经理肖肖,《红周刊》记者发现其也有一定问题存在。首先,他所管理的基金业绩稳定性欠佳,仍以宝盈优势产业为例,虽然其在今年迄今的业绩表现较为优异,但是该基金在去年基金产品净值飙涨的大环境下仅实现了33.84%净值增长率,在1885只同类产品排名1007位;其次,肖肖在渠道和基民中所沉淀的口碑还有待提升,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去年他曾挂帅管理过两只新基金,在当时市场狂热的氛围中却未能跻身爆款行列。按照去年年末数据,宝盈龙头优选两类份额的合计规模约为1.54亿元,宝盈现代服务业两类份额的合计规模约为19.38亿元,均距业内比较认同的50亿元爆款标准甚远。

  相较上述从业时间稍长的基金经理,姚艺、陈金伟、杨思亮、蔡丹则是相对资历较浅的新人,这四人中稍微崭露头角的是杨思亮,虽然所管基金中有两只已经实现任职回报翻番,但其现任基金资产总规模仅约为12亿元,这说明其仍需要时间去证明自己的实力。

  可转债基金沉迷喝酒吃药

  旗下沪港深主题基金优劣特征明显

  除了基金经理阵营存在经验、知名度不足等问题外,《红周刊》记者发现这家成立于2010年的“老十家”之一的基金公司似乎在实战管理中也存在一定疏漏,部分产品投资疑似打擦边球。

  譬如当初公开宣称“进退合一,攻守灵活”的宝盈融源可转债基金,据数据显示,该基金成立于2019年的9月4日,在2020年时,该基金实现的净值增长率约为12.19%,在同类518只基金产品中还排在第150位,但到了2021年,该基金实现的净值增长率却仅有-17.04%,排在同类基金产品的倒数第二位。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

  作为一只可转债基金,从基金四季报来看,其2020年用足了合同约定的不超过20%的股票仓位,彼时所持股票包括五粮液、长春高新、赣锋锂业、泰格医药、智飞生物、康泰生物,合计持股占比约为19.68%,接近20%的股票持有上限。但是,或许也正是和用足股票仓位有关,在春节后股市泥沙俱下中,上述重仓股基本上都未能幸免。

  其中,除去智飞生物近20个交易日微涨外,其余五只“机构抱团股”悉数下跌,其中有4只跌幅超过了10%。作为一只混合二级债基,基金经理在去年股市行情不错时顶格配置股票本无可厚非,但在春节后抱团股行情急转直下时,目前被动的局面或因基金经理邓栋未能及时减仓导致。

  除去可转债基金在投资上疑似出现问题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公司仅有的三只沪港深主题类基金也存在问题。除去上文提到的沪港深医药外,另外两只分别是宝盈互联网沪港深和宝盈国家安全战略沪港深。其中,由张仲维管理的宝盈互联网沪港深明显“听话乖巧”,其基本只在互联网科技领域寻找投资标的,但科技股的大幅度回调也导致基金产品今年表现不尽如人意。对比来看,受益于军工股的行情提振,宝盈国家安全战略沪港深今年表现否极泰来,但该基金经理在布局中不仅清一色重仓内地股票,且与医疗健康沪港深一样冷落了港股,而且其基本采取的是平均持股的策略,四季度的第一大重仓股光威复材仅比第十大重仓股明泰铝业高出了1.61个百分点。或许是由于此前长期业绩不佳的缘故,该基金去年四季度末的最新规模仅约为0.41亿元。

  “整体来看,在宝盈的产品结构中,低风险类的产品规模仍是偏小的,如债券类产品规模仅约为150亿、货币类产品约100亿左右,公司规模的稳定性主要依赖权益型基金。从权益类基金重仓股看,主要集中在宁德时代、金山办公、立讯精密等大家熟知的抱团股上。如此持仓结构,在后抱团时代,其投资风格还能否契合变化了的市场,是接下来的关键问题。”陈亮亮向记者如是强调。

  (本文已刊发于3月27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基金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