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信号? 5月城投债发行创近年新低 地方举债意愿下降

  今年中央要求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多部门联合出手强化监管,遏制隐性债务增长。由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主要来源于城投债,因此,今年城投债发行明显收紧。

  根据开源证券研究所数据,今年5月城投债发行1098亿元,创近3年来新低。其中5月份城投债净融资为-1328亿元,显著低于以往同期正常水平,为2018年10月以来单月首次负增长。

  多位专家认为,这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监管强化直接相关。

  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罕见提出,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为此,今年以来,地方政府债务监管不断强化。

  比如,今年4月底上证所和深交所公布的债券发行指引,要求城投平台发行公司债券“应符合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相关规定,不得新增地方政府债务。募集资金用于偿还公司债券以外存量债务的,发行人应披露拟偿还的存量债务明细,并承诺所偿还的存量债务不涉及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另外,对于“总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或主体信用评级低于AA(含)”的城投主体,需要限制其发债规模,并将新发债券用于偿还存量债券。

  粤开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罗志恒告诉第一财经,5月城投债净融资额大幅下降,一方面是因为近期防范化解隐性债务政策文件密集发布,城投债融资政策边际收紧。中央层面定调要抓实化解隐性债务,财政预算报告重新将“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纳入财政政策的指导思想,交易所施行“红黄绿”城投债新政限制高债务率地区发行城投债。

  另一方面,城投债自身盈利能力较弱,弱资质主体存在违约风险。城投平台资产收益率中位数逐年下滑,2019年仅有0.79%,在债务压力加速显性化的背景下,债务率较高地区的城投平台可能面临违约风险。

  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认为,5月城投债融资大幅收缩,或与债券发行条件和审核趋严等因素直接相关。受上述指引影响,5月私募债发行大幅减少,占比下降超5个百分点,企业债更是无一发行。

  赵伟表示,地方债务防控加强下,地方举债意愿的下降,及近期部分地区对平台融资监管加强,也可能影响城投债发行。此外,信用分层下,部分高风险地区融资持续收缩的影响也在显现。

  2017年以来,城投债发行规模和净融资额稳步增长。今年是否会继续保持增长态势?

  罗志恒分析认为,今年城投债发行规模在3万亿元左右、净融资大概率为负。

  他告诉第一财经,2019年、2020年和今年前四个月城投债发行与到期规模之比分为1.54、1.69和1.45,稳定在1.5左右,但5月融资收紧后这一比例仅有0.45。若6~12月城投债融资政策延续收紧,发行与到期规模之比在0.3~0.6之间,不考虑短融和提前行权的情况下,6~12月发行规模大约在5404亿~10808亿元,全年发行规模在2.8万亿~3.4万亿元、净融资规模在-5469亿~-65亿元。

  当前城投债风险有多大?

  罗志恒认为,从宏观风险看,今年有近三成城投债将到期,再融资需求迫切,但在中央抓实化解隐性债务的政策压力下,城投债再融资空间有限。从微观风险看,城投公司总体上盈利能力弱、现金流差,主要依靠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因此,政府财政实力与显性债务状况成为市场重点关注的分析指标,而地方政府虽然整体上显性债务压力可控,但个别省份债务压力较大。

  ( 原标题:5月城投债发行创近年新低 地方举债意愿下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