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田港运力放缓“冲击波”:重柜积压、船运跳港、全球海运“重感冒”

K图 000088_0

  大量积压的重柜、国际集运公司无奈“跳港”、运费上涨、周边港口压力陡增……作为全球海运物流网络的“中枢神经”——盐田港受疫情影响“放缓”带来的涟漪正开始蔓延,其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远超想象。

  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盐田港已积压超过两万箱出口货柜。根据安排,每天开放接收5000个,目前处理能力只有平时的1/7。

  “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盐田港带来的影响将会冲击华南、上海、宁波,甚至给全球航运带来很大的影响。”壹航运创始人兼CEO钟哲超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下半年的出口高峰即将来临,诸多不利因素甚至可能出现“共振”,不少专家及业内人士预判,下半年海运情况依然不容乐观,运价也将较大概率续创新高。

  “我们的仓库爆仓了”

  6月4日早上,证券时报记者驱车前往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在离码头最近的葵涌高速出口匝道上摆放着交通管制指示牌——“禁止货柜车进入匝道”、“货柜车进港直行走北山出口”。

  (距离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最近的葵涌高速出口匝道禁行货柜车)

  时间回拨至5月21日,一名在深圳市盐田港西作业区的员工穆某确诊新冠肺炎,此后医护人员便立即对相关重点人群进行排查。截至6月1日盐田区进行第三轮全域核酸检测排查后,“5·21”疫情全市共累计排查出15例无症状感染者。

  5月25日,深圳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宣布,由于船期延误日趋严重,导致盐田港区堆场堆存密度极高,严重影响码头操作效率,也导致港区周边交通拥堵。因此,从5月25日22时起,不接收出口重柜入闸。

  为疏解和规范集装箱车辆的行车秩序,缓解交通拥堵压力,深圳交警加大盐田港周边警力安排,并对部分路段实施管控,疏导车辆绕行。

  在暂停五天的集装箱入闸之后,5月31日零点,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公告,重新恢复接收三天内离港出口货柜。但是当记者6月4日驾车前往时,货柜车绕行安排尚未解封。

  (码头附近的道路,一排货柜车安静停放在马路边)

  (正在进出码头的货柜车)

  “此处大货车较多,请注意安全行驶”,出了葵涌高速出口,行驶在码头附近的道路上时,记者的行车导航不时响起类似的“提示”,但是记者发现路上行驶的货柜车“寥寥”,很多都是安静地停靠在路边。

  “我们的仓库已经爆仓了,现在都不敢接单了。”货运链的另一头,焦急的货代们与“悠闲”的货柜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一名做进出口货物代理的林先生告诉记者:“手上的重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出来,仓库爆仓了,现在已经不敢接单了。”

  “手机真的不敢关机。”在与记者交流过程中,林先生手机不停在响,“现在就是两头协调,一边安抚客户,一边密切留意港口的消息。”

  林先生称,“客户要是真急的话,目前的办法要么调整其他的港口,这个时间也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因为今年以来都排得很满;要么就是安排其他的方式,比如陆运或者空运,但是这个成本非常的高,成倍地往上涨。”

  盐田港运力放缓冲击波

  运费飙涨、一箱难求、船期延误、港口拥堵已成为2021年的海运常态。

  盐田港生产效率下降带来的冲击波犹如一记“重拳”,让脆弱的全球航运物流网络雪上加霜。

  盐田港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之一。作为全球单体吞吐量最大的集装箱码头之一,盐田港承担着广东省超1/3的外贸进出口、全国对美贸易1/4的货量,每周至少要为100艘船提供服务。

  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盐田港已积压超过两万箱出口货柜。根据安排,每天开放接收5000个,目前处理能力只有平时的1/7。

  国际航运公司首当其冲。

  “我了解的信息就是,目前货轮全部都在码头附近的海域隔离,排队等待检查安全之后才能进入码头,靠岸的时间还不知道。”林先生告诉记者。

  因为无法靠岸,全球最大航运公司马士基集团5月31日晚公告,“为了恢复船期的可靠性,将对多艘船取消挂靠盐田港口,并进行跳港安排。”

  马士基公告指出,盐田港防疫措施变严,码头堆场密度持续升高,西区作业仍未恢复,东区生产效率仅为正常水平的30%,预计未来一周码头将继续拥挤,船舶延误时间延长至7天~8天。

  这并非个例。

  记者发现,包括地中海航运、中远海运和达飞在内的各大船公司纷纷公告其停航跳港计划。壹航运创始人兼CEO钟哲超表示:“据我们不完全统计,或将多达近100个航线/航次受到影响。”

  当盐田港按下放缓键,国际货船移港,压力迅速转移至周边的蛇口港、南沙港。

  5月27日,距离盐田港不接收出口重柜入闸仅两天的时间,蛇口集装箱码头(简称SCT)便发出通知:基于当前防疫特殊时期,为保障码头安全生产和服务标准,SCT将于6月1日零点起仅接收船舶预计到港日期5天内的出口重箱。6月3日,蛇口集装箱码头再次发出通知,基于当前时期,为进一步保障码头生产和服务标准,SCT将于6月6日零点起调整收出口重箱时间,仅接收船舶预计到港日期3天内的出口重箱。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操作时间更改。”钟哲超认为,其背后暗含着当前蛇口港承受盐田港放缓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承压的还有数十公里之外的广州南沙港。据网民反馈,近几天南沙港被汹涌的货物“攻陷”了,出现史无前例的排队长龙。

  蛇口港、南沙港先后受到冲击,航运公司再度无奈调整船只的挂靠计划。其中,马士基6月3日公告,“为了保证船期的可靠性,多艘船舶取消挂靠盐田港和蛇口港。”公告还指出,南沙港口交通拥堵,空箱提货、满箱进港等待时间长达7小时。

  (马士基将对以下航线、航次在深圳盐田、蛇口做跳港安排,仅部分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盐田港码头有限作业的情况下,甚至出现部分不法分子趁机“代他人预约并收取费用”。对此,深圳警方已迅速拘捕相关人员,并处以行政拘留等处罚。

  运价高位运行几成共识

  今年以来,多国经济开始复苏,贸易也被相应激活,导致集装箱的供需失衡,运费节节攀升。

  “伴随着欧美疫情缓和和不断推出的刺激消费计划,全球需求回暖,海运物流的需求就逐渐增多,尤其是去年下半年万圣节、圣诞节等多个节日集中一起,国内出口海外的订单暴增,在需求突然暴涨的情况下,海运运力的恢复周期没有这么快能够实现。”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研究所所长王国文解释,“国际海运运力有两个影响比较大,一是疫情早期运到欧美发达国家的重箱没有及时拆空,导致空箱回不来;另外部分发展中国家,如印度、马来西亚等,很多国际远洋的船员受困疫情上不了船,导致海运运力无法进入满负荷运作的状态。运力紧张一直没有得到缓解,运费也随着上涨。”

  除了供需错配外,苏伊士运河事件的冲击也给整个海运带来新的难题。王国文介绍:“苏伊士运河事件阻断了全世界12%的贸易量,特别是对欧的出口,造成了货物过不去,空箱也回不来。”

  最新公布的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CCFI)显示,截至6月4日,CCFI突破2300点,达2373.77,较上一周上涨3.4%,再度刷新历史新高;去年6月,CCFI仅为840.88。这一指数在一年内暴涨182%。

  国际物流咨询公司德鲁里(Drewry)发布的世界集装箱指数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3日,世界集装箱运价指数上涨至6464美元,同比上涨310%,该指数达到2011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其中,目前从上海到鹿特丹的40英尺集装箱运费涨至10462美元,较前一周上涨2.83%,同比上升518%。

  展望后续,运价高位运行似乎已成市场“共识”,甚至有部分业内人士预判,海运价格会继续攀升。钟哲超表示,通过观察最新的市场情况,预计下半年的运价会不断创新高,甚至可能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状况。

  华创证券研报也预计,全球海运价格续创新高,供需紧张局面短期或难改。其指出,现在海运面临着订舱难、塞港严重、船期不稳等多重问题,国际物流系统艰难重重。

  需要注意的是,欧美下半年的旺季即将到来,如万圣节、感恩节、黑色星期五、网络星期一、圣诞节……这些消费力旺盛的节日集中在9月至12月,这将对全球海运物流网络带来新一轮挑战。

  对于当下的局面,业内人士建议,一方面应尽快安全有序地恢复生产,另一方面,一定要吸收相关经验教训,防止“疫情上岸”。

  钟哲超指出,千万不要低估盐田港“放缓”给中国制造和全球航运业带来的影响。他建议“一定要把我们的引航和岸边人员‘武装到牙齿’”,部分重要且面临风险的人员应以医院防疫人员的标准进行保护。“一大波被堵在盐田港海域的集装箱船或将把延误、运力短缺以数倍于苏伊士运河搁浅事故的影响向全球航运及供应链传递。”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