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CEO张磊最新发声:碳中和将促成能源、制造、科技、消费等众多行业价值链重构

  3月20日,高瓴创始人兼CEO张磊在参与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经济峰会时表示,在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方向上,市场化的PE/VC机构大有可为:一方面,通过不断探索最优的资源配置,追求环境、公平、社会等长期价值。另一方面,选择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同行者,一起通过持续创新,在绿色可持续发展目标下,实现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共赢。

  以下为演讲实录精华(有删减)

  很高兴在春分时节,与大家一起探讨推动绿色发展,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议题。

  今天,全球正处于从高碳向低碳及净零碳转型的重要历史时期,在推动后疫情时代经济“绿色复苏”的同时,促成包括能源、制造、科技、消费等众多行业的价值链重构,推动更高质量、更加公平,以及绿色可持续的发展,将是人类社会的一个长期共同课题。

  在这个方向上,市场化的PE/VC机构大有可为:一方面,通过不断探索最优的资源配置,追求环境、公平、社会等长期价值。另一方面,选择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同行者,一起通过持续创新,在绿色可持续发展目标下,实现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共赢。

  高瓴在全阶段的投资周期中,都高度重视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因素,将其作为必不可少的投资决策标准;同时,通过前瞻性的行业研究,持续加大对新能源、绿色低碳技术等领域的投资布局。在推动绿色发展、践行“碳中和”理念方面,我们一直在路上。

  前几天,高瓴产业与创新研究院与北京绿色金融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一起发布了《迈向2060碳中和——聚焦脱碳之路上的机遇和挑战》报告。我们发现,中国实现碳中和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比发达国家更多。欧美发达国家从碳排放达峰到承诺的碳中和,所用时间多在40-60年之间,而中国则要用大约30年的时间内走完这一历程,因此面临着更大的挑战。主要包括:

  1、我国能源需求尚未达峰。2019年中国人均一次能源消费量约为OECD国家的一半,人均用电量是OECD国家的60%。

  2、工业用能占比高。中国的用电结构尤为特殊,工业用电占比达到67%,而OECD国家的工业、商业、居民用电分布较为均衡,占比分别为32%、31%、31%。

  3、电力供给结构以煤炭为主导,转型难度大。根据中电联统计,2019年中国发电量中火电的占比高达72%,电力领域碳排放占全国碳排放总量的30%以上,实现低碳转型乃至最终实现净零所面临的任务十分艰巨。

  4、交通、工业、建筑等部门脱碳技术仍待突破;

  5、地区与行业发展不平衡,公平性问题凸显,等等。

  但是,我们认为,中国实现碳中和是可行的并且能带来多重效益。实际上,在应对气候变化和减少碳排放方面,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一直积极主动承担着自己的责任。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底,中国碳强度较2005年降低约48.1%,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15.3%,提前完成我国对外承诺的到2020年目标。而同期我国GDP增长超4倍。由此可见,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行动不但不会阻碍经济发展,而且有利于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

  因此,实现碳中和可以带来许多新的经济增长点,在低碳领域创造更多高质量就业和创业机会,带来经济竞争力提升、社会发展、环境保护等多重效益。中国实现碳中和可能需要数百万亿级的投资和持续数十年的努力,这也将塑造更高质量的经济和就业、更优美的生态环境以及更先进的科学技术。这一功在当下、利在千秋的世纪工程,值得我们全力以赴去实现。

  我们也高兴地看到,在电力、交通、工业、新材料、建筑、农业、负碳排放以及信息通信与数字化等领域,正在不断涌现一些新的绿色技术和模式,孕育着重要投资机遇。

  当绿色转型成为明天最大的确定性,将有力地引导大量社会资本转向碳中和领域,绿色股权(PE/VC)投资正当其时。我们作为VC/PE机构来讲,这么大的事情一定要参与。也呼吁更多的伙伴一起加入到支持绿色低碳科技发展历史事业中来。

  对企业来说,低碳转型是打破发展惯性、应对环境变化的挑战,更是主动作为、重塑核心竞争力的历史机遇。因此,推进“碳中和”既是企业应对产业变革的关键举措,也是影响企业未来发展的战略抉择,将奠定企业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优势。我们希望高瓴投资支持的企业拥抱变化,率先行动起来,着手推进自身的“碳中和”规划,化挑战为先机,视转型为机遇,通过与供应商、客户、合作伙伴等利益相关方共同努力,加速推进运营环节的低碳转型。

  之前我们说,“碳中和”将“倒逼”企业的低碳转型,现在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企业正主动作为,去抓住“碳中和”这一历史机遇。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创新与企业家精神的充分绽放,很可能成为中国低碳转型的加速器。

  我们也一直坚信,对低碳转型来说,其终极解决方案必然来自持续的科技创新。在新能源技术、材料、工艺等“绿色新基建”领域,高瓴按照“碳中和”技术路线图,深入布局了光伏、新能源汽车和芯片等产业链上下游。

  当然,在新兴产业的增量创新之外,我们庞大传统产业的存量变革是经济社会整体低碳转型的基础,也更具现实的紧迫性。一直以来,高瓴在投资实践上坚持“哑铃理论”,努力成为科技企业与实体行业之间的融合创新媒介,在帮助前沿技术企业寻找落地场景的同时,促进实体行业的转型升级。

  比如,像农业这样的行业,长期以来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人们很容易忽视乃至遗忘它。但事实上,数字化、智能化可以迅速为其注入巨大活力,让这个很多人以为经年不变的行业爆发出生机。我们投资的一家农业科技公司,通过研发、制造、推广先进的无人化农业技术,对农业生产各环节进行数字化作业、精细管理。到去年年底,他们的智慧农业产品和技术已累计服务了近千万农户、7.8亿亩次农田,遍布全球42个国家和地区,在提高农民生产价值、提升农业行业效率的同时,推动了农业的“低碳化”,为乡村振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企业样本。

  总之,绿色发展一定是普惠而有温度的,是让更多的人拥有获得感、成长感和幸福感,而低碳转型也一定是投资价值、产业价值、员工价值、社会价值的共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