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堂股价上演“过山车” 高毅冯柳、睿远赵枫等机构持仓仍有浮盈

K图 600085_0

  高毅冯柳、睿远赵枫等众多明星投资人集中抱团的百年中药老字号同仁堂,近期股价惊现“过山车”表现。先是11个交易日大涨52.23%,随即又在13个交易日迅速暴跌了23.17%。

  观察公司近年来的基本面变化,继2020年净利润先于主营收入止住下滑步伐后,今年首季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大增,均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或许得益于基本面的明显好转,一季度前十大流通股东有4位是新进和增仓的,其中新进的3位股东中有2位为公募基金,分别为工银瑞信、富国基金,而增仓的则是赵枫执掌的睿远均衡价值基金。

  同仁堂股价惊现短期大涨大跌

  近日,中药老字号公司同仁堂在二级市场的走势可谓惊心动魄。5月13日,股价开启加速上涨模式,11个交易日即快速斩获了52.23%的阶段涨幅。5月28日,盘中股价达到44.69元,即复权价创出历史新高549.22元后便出现了快速下跌,截至6月16日收盘,短短13个交易日内累计暴跌了23.17%。

  同仁堂在5月份11个交易日内大涨52.23%是离不开题材加持的。据商务部网站5月13日消息,为全面贯彻中央关于拓展特色服务出口基地的重要指示精神,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关于推动中医药走出去的决策部署。商务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7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支持国家中医药服务出口基地高质量发展若干措施的通知》,从完善体制机制、创新支持政策、提升便利化水平、拓展国际合作空间、加强人才培养和激励五个方面提出18条具体政策措施,着力完善发展环境,形成部门政策合力,支持国家中医药服务出口基地大力发展中医药服务贸易,推动中医药服务走向世界。此消息一经发布,推动了中药板块全体异动,中药指数大涨3.04%,截至6月7日,区间涨幅达12.07%。相较板块于6月8日开始调整,同仁堂则提前了数个交易日率先下跌,至今股价仍未见企稳。

  有意思的是,若不考虑股价复权因素,可发现45元左右的价格似乎成为同仁堂股价的高点“魔咒”,几次阶段高点均是在到达此位置附近即开始步入调整。

  近年来,随着医药板块的上涨,与同仁堂齐名的片仔癀、云南白药的市值规模早已突破了千亿元,而同仁堂的总市值却仍停留在百亿级别。以5月28日盘中44.69元的最高价统计,其市值规模为612.7亿元,而若以目前最新股价统计,则总市值已降至459亿元,13个交易日蒸发了逾百亿市值。

  表1:同仁堂几次历史高点一览

  同仁堂股价大跌

  冯柳、赵枫持仓仍有一定浮盈

  近年来,同仁堂的股价一直震荡起伏,此前引起市场广泛关注的即是私募大佬冯柳通过大宗交易在去年三季度大规模买进了公司股份,且四季度期间再次增仓1500万股。今年一季报披露的数据显示,冯柳掌舵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共持有同仁堂6500万股股份,位居公司第二大股东,其持股占公司股本4.74%的比重已逼近5%举牌线。去年三季度,冯柳通过大宗交易平台买进同仁堂股份,价格在27元左右,虽然同仁堂股价近期出现大跌,但以目前最新股价测算,其持仓仍有一定浮盈。

  其实除了冯柳,同仁堂的大股东名单中还有睿远明星基金经理赵枫掌管的瑞远均衡价值基金,其也是在去年四季度新进成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以381.18万股的持仓排在了第八位。今年一季度期间,赵枫再度对同仁堂进行了488.98万股的加仓,一季度末最新持仓为870.16万股,排名升至第五位。考虑到赵枫持仓是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持续对同仁堂加仓买进,其平均成本价仍低于目前同仁堂最新价,大概率仍有一定盈利。

  除了上述两大明星投资人,同仁堂股东中,工银瑞信文体产业股票型基金、富国兴远优选12个月持有期混合基金、富国创新趋势股票型基金也是在今年一季度新进持有。考虑到一季度同仁堂的平均股价在25元以下,则目前的33.5元价格仍未跌至他们建仓的持仓价位线。

  图1:同仁堂股价走势

  营收和净利润在今年首季实现两位数增长

  观察同仁堂近年来的财务数据,2015年~2019年营业收入增速持续下滑,且在2019年度陷入了负增长局面,当年132.77亿元的营业总收入较2018年度下滑了6.56%。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增速也并未出现明显好转,而是较2019年再度下滑了3.4%。相较之下,公司净利润的变动则是在2020年末止住了下滑的步伐,同比上升了3.51%。今年首季,公司基本面实现了大幅好转,营业总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实现了22.33%和33.24%的不俗增长。

  此前,公司业绩明显下滑应是源于公司主要产品销量的下降与公司品牌声誉受损所致。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心脑血管类产品产销量分别下滑27.61%和12.55%,补益类产品产销量分别下滑33.44%和25.50%。此外,公司还在2018年因涉嫌回收过期蜂蜜被罚款了约1420万元。在负面消息影响下,近年来公司门店扩张速度趋于放缓,然而其销售费用中门店的成本投入和员工工资却逐年上升。观察近5年公司销售费用结构,职工薪酬占销售费用比例从2016年的38.53%上升至2020年的49.15%;租赁费用占销售费用比例从2016的14.36%上升至2020年的18.06%。同时,近年来新零售的出现对老式门店营销服务带来一定冲击,这对于深耕门店销售多年的同仁堂而言,公司营销策略的转变加上传统销售成本(门店+员工)的逐年上升无疑让公司短期收入和利润承压。

  不过,自去年以来,同仁堂开始重视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寻求从传统制造企业转型为集现代制药、零售医药以及医疗服务为一体的现代化综合企业。而这或许也是吸引众多顶级机构重新看多同仁堂的主要逻辑,但其未来能否持续兑现利好预期,仍需要长期跟踪观察。

  表2:同仁堂2016年以来业绩表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