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产业链继续“领跑” 高瓴、盘京、千合等百亿私募跑步进场?

K图 BK0854_0

   7月6日,华为搭载高通芯片的Matepad11正式发布,这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和资金追捧。但实际上,年初至今,华为概念走出了一个V型走势。这是反弹还是反转?从公司层面来看,大批公司股价走势强劲,比如,近期宣布加入华为昇腾生态的神思电子,公司自6月28日至7月2日股价累计上涨110.47%,如与华为在消费类电子产品领域有项目合作的全志科技,公司自今年二季度以来累计上涨接近200%,再如与华为联合打造整县分布式光伏全场景解决方案的中来股份,公司自6月29日至7月7日五个交易日录得三个涨停板……

  据数据统计,华为概念指数纳入的上市公司高达470家。并且,这些公司今年以来的整体涨幅是要远远跑赢市场主要指数的。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有多家知名百亿私募正准备或者已经布局华为概念。

  华为新机搭载高通芯片获热议

  产业链迭创新高 是价值还是炒作?

  据公开资料显示,7月6日,华为Matepad11正式发布,其中的芯片使用了高通骁龙865。这引起了市场的重点关注和猜测,如高通对华为的芯片是否已开始全面供应等。这反应到二级市场同样引起较大反响,据数据显示,自7月6日至7月8日,华为概念指数已连续三个交易在盘中创下了近期的历史新高。

  而据《红周刊》记者统计,不仅是最近三个交易日,今年以来华为概念指数(885806)同样表现亮眼。数据显示,截至7月8日收盘,华为概念指数累计收涨11.63%,而沪指与沪深300指数同期的涨幅分别为1.51%和-2.36%,均要远低于前者(见图1)。其中,润和软件、小康股份和中瓷电子等18只个股涨幅居前,均实现了100%及以上的涨幅(见表1)。此外,隆基股份、韦尔股份、卓胜微和科大讯飞等市值超千亿元的公司同样有较高的涨幅。

图1:华为概念指数与沪深300指数叠加图

图片

表1:今年以来涨幅居前的华为产业链公司

  对此,成恩资本董事长王璇表示,目前来看高通还不会全面供应华为,因为美国对华为的制裁具有一定持续性,尤其是高端领域制裁还在加强。对于后续订单情况,他认为,在美国“禁令”生效之后,下半年手机出货量的预期会下调。此外,王璇指出,7月7日华为智能制造大会的召开,让华为产业链的短期市场炒作达到了高点。所以,其建议投资者,回避短期的主题炒作。

  不过,王璇进一步指出,华为鸿蒙系统不仅在华为转型及构建新生态圈战略中扮演重要角色,同时对推动中国新经济产业发展也有着重大意义。因此,后续无论从政策支持还是国内企业的合作上,华为产业链都会有长足的发展空间。他建议,布局业绩落地较快和具备长期成长性的个股,比如在华为产业链上游,可以关注汽车、医疗电子相关的公司进行配置。

  华为概念:高瓴已介入

  盘京、千合等开始布局

  《红周刊》记者通过分析资金流向发现,外资的流入或为华为产业链公司走强的主要原因之一。如全志科技、数码视讯和士兰微就被北上资金大手笔增持,分别被增持0.10亿股、0.10亿股和0.08亿股。

  而隆基股份、韦尔股份、卓胜微和科大讯飞等大市值的公司同样均被北上资金大手笔增持,并且其整体被增持的幅度要更大一些。据记者梳理,它们分别被增持1.29亿股、0.32亿股、0.12亿股和0.04亿股。其中,隆基股份为今年以来北上资金增持股份数量最多的华为产业链公司,这也使得隆基股份成为了目前北上资金持股市值最高的华为产业链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知名私募高瓴资本与外资的持股策略“不谋而合”。据上市公司一季报显示,高瓴资本首次出现在了隆基股份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持股2.26亿股为公司第三大流通股东。并且从高瓴资本已披露的持仓来看,隆基股份为其第一重仓股,要高出排在第二位的宁德时代29.06亿元(一季度末数据)。

  此外,记者注意到,7月以来,多家知名资产管理人调研了华为产业链的相关公司(见表2)。其中,百亿私募盘京投资和王亚伟旗下的千合资本于7月1日分别调研了深圳华强和泰晶科技。据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华强为华为海思全系列产品代理商,泰晶科技有17款产品通过了华为海思等应用方案商的认证。

表2:7月以来获得机构调研的华为产业链公司

  有“华为”背书更需业绩兑现

  ST银河、国民技术等基本面表现欠佳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些公司中也不乏市场表现与业绩表现不匹配的公司。如在今年以来涨超100%的公司中,就出现了ST银河和国民技术两只业绩较差的公司。那么,当其业绩长期不能兑现之后,极有可能遭到市场的“脚投票”。

  具体来看,据公开资料显示,ST银河此前表示其子公司四川永星与华为已合作20多年,是华为的战略合作伙伴,主要为华为提供4G、5G通信设备用射频元件。而据ST银河去年年报显示,四川永星去年实现营业收入为3.25亿元,占公司总营业收入(11.06亿元)的比重为29.39%,即四川永星与华为的合作确实为公司贡献了较多的营业收入。但记者梳理ST银河2001年以来的财报发现,公司的业绩并不稳定,尤其是在2008年~2019年间,公司的扣非净利润连续12年为负值(见图2)。

图2:ST银河2001年以来的财务摘要

  国民技术也是如此。据公开资料显示,公司7月2日公开在深交所互动易上表示,“公司的可信计算芯片产品和通用MCU芯片产品与华为有合作(见图3)。”但据国民技术今年一季度报显示,公司实现净利润为-0.16亿元,同比下滑-38.31%,即使是以去年全年公司的净利润表现作为对比,国民技术虽然有所盈利,但其净利润同样同比下滑较大,达89.19%。

图3:国民技术与投资者问答

图片来源:深交所互动易

  据了解,截至一季度末,在ST银河和国民技术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均没有知名机构,且主要是个人股东。

  此外,据《红周刊》统计,在470家华为概念股中,已有61家公司披露了中报预告,其中仅有37家“预喜”(包括预增、略增和扭亏),占比60.66%。也就是说,仍有较多华为产业链公司的市场表现与业绩表现不匹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